公司新闻

建筑师:我不怕焦虑但更怕看到自己妥协的样子

  人物没有真假,故事也没有对错,这世界上本就没有绝对正确和错误,不同的三观便会衍生出各异的思考方式,也便会有不同的选择。作为建筑师或者正在努力成长为建筑师的我们来说,这座城市真正的美,不在于外滩那几个刷新天际线高度的地标,而在于千千万万普通的建筑与城市空间之中,上海包容了多样化的价值观。

  徐茜,94年处女座女,建筑硕士,入职上海建工一年,年薪20+,来上海是为了和正在同济读书的男友在一起。

  徐茜说,从自己本科在北京读书开始,就跟上海结下了缘分,两个月一次往返在京沪高铁上,在上海感受过黄浦江的风扑面而来,更享受过上海的酷暑煎熬,还有一年到头和北京一样拥挤的人群。

  上海这座城市,对于徐茜可能让她着魔的是爱情。每一个姑娘都会因为一个人爱上一座城,也许是东京、也许是上海、也许是厦门。我想你便要翻越千山万岭去看你。

  刘洋:到哪里都孤独,何不在风口浪尖体验一下,我就喜欢和比我优秀的人在一起,我就喜欢些高耸入云的摩天大楼。

  刘洋,93年单身双鱼男,本科入职水石两年,助理建筑师,年薪20+,一周二次配速5.5的十公里夜跑,作为团队里的加班主力,吃饭上班睡觉生活几乎都是三点一线。

  以前的时候就还常想,电视剧里那些24小时便利店,大半夜的它们能有生意吗?工作了才知道,不管凌晨几点,在上海的便利店总有人零零散散的走进去,坐在面墙的高脚椅上,独自吃上一碗夜宵。

  刘洋现在就觉得如果没有便利店,真是不敢在上海单身,他掏出手机给总监发消息:“模型盯好了正在渲染,小样已经发到你邮箱,明早可以做后期。”刘洋咬了一大口巧克力蛋糕,手机很快就有了震动回复“好的,辛苦。早上十点发成图过来,合并在文本中。”

  手机的屏幕上的消息一直在闪烁。每个加班之后的人试图在这里找到一些东西裹腹。空荡荡的店内,满是叉烧包与关东煮的味道,这是只属于深夜的味道。深夜的便利店充满了丧,食物的烟火气息跟这个城市的夜归人有一种骨肉相连的温存感。

  兰风,90年天秤座大连姑娘,硕士入职四年,建筑工作室合伙人,年薪40+,刚毕业那会儿从来没想过的数,现在在不影响生活品质的基础上,开始理财,给自己给父母买了各种商业保险。

  到上海工作的第一年,兰风每天都被泡在电脑前加班画图改图,从十八岁开始恋爱的男友在异地迅速劈腿。八年,抗日争战都胜利了,她和男友的爱情却夭折。自此兰风对爱情的不信任,到了不可理喻的地步。错过了从18岁开始的喜欢的那个人,似乎再也找不到可以爱的人了。

  上海很孤单,这种感觉是非常痛苦的,也许是凌晨加班下班回家时,打开门,早晨不小心碰翻的杯子还静静地躺在那里。但是“上海是包容接纳的,我无法想象回到老家,并不了解你的亲朋好友,以为你好的名义用力规劝你结婚生子,上海允许人和人之间很多的不一样,而自己恰好也有很多不一样。”

  二字头马上要结束的年纪,兰风深知煲汤比写诗重要,自己的手艺比男人重要,胸和腰和屁股比脸蛋重要,而内心强大到混蛋比什么都重要。上海是一个尊重能力的城市,而方式不仅仅是钱。

  Lucy,88年射手女,景观设计师,本科入职七年,年薪35+,从小就胆小爱自由,庆幸的是,从来上海就谈到一个男朋友,让她没有落入剩女的行列。

  2010年,刚来上海正好赶上世博会,当她和男友看到世博场馆的建筑,看到热情的志愿者“小白菜”,心里突然就特别有动力,觉得上海这个城市特别热情特别靠谱。那一刻,心里开始谋划要在哪个区买房子,要买一辆红色的阿特兹,不过这些都要先等着,等着积分落户等着排队摇号。

  如今,在上海的第七年,她睡梦里都是关于回不回老家的挣扎。七年,从助理到主创,每个月补贴老家爸妈的钱从500变为5000。随着上海的物价和房价飞涨,刚工作时买不起的东西,现在更买不起了。但是她依旧不想回去家乡的小县城,因为在说不上几线城市的空间里,人们会因为缺少事业的发展,把几乎一切精力都用在相互监视和倾轧之中。

  童家俊,86年单身巨蟹男,本科结构工程师,入职CCDI七年年薪40+,上海土著,期待拆迁,因为童哥也抱怨上海房价太高,攒钱买房讨老婆。

  长期生活在上海,说白了,不管生活在哪里,喜欢都是喜欢成长记忆中留给你的幸福、满足、甜蜜、感动,讨厌都是讨厌不幸时候遇到的孤独、背叛、拒绝、失望。这些不管成长生活在哪里,都会体验经历。

  怎么活,就怎么看待你活的地方。每每加班到深夜看到路边有趣的醉汉或是不忍心给个五块钱的睡在路边的拾荒老叟,童哥觉得有家可归是一件太幸福的事情。

  “我可以在浦东对着林立的高楼指指点点比着谁高,看着资本摞起来刺穿天空。反正自己乡巴佬一个,买不起,但照样可以骂一句册那,暗暗赌咒老子接个私活早晚发笔横财,也尝尝万把块一瓶的XO,摸摸洋姑娘的翘臀。”

  高飞,81年天蝎座中年男,上海人,同济硕士,UA中层,年薪60+,已婚七年,育有一子。本科开始就在这座城市生活,从来都觉得“上海对外地人,是一种认同和信服之后的接纳;还有很重要的一点,这里淡然相处的处世哲学。”

  和老婆家庭收入80w+,这个数字在上海说是中产,其实有点勉强。在还完房贷、交完娃的私立幼儿园学费以及周末兴趣班学费、保证一家三口一年一度出国旅行、以及三次国内小假期游之后,离月光族的距离也就一步之遥了。关于二胎,生得起,养不起,想想二胎的教育以及现在65平的两居室,想想10W+的房价,还是算了吧。

  38岁的中年高飞,工作上要看领导脸色,生活里要讨老人欢心、抚慰老婆、做子女榜样,做好当下已经不易,更不要提梦想在哪里安放。

  高飞的办公位在窗边,午后阳光洒在拿鼠标的右手,手掌摊开浑身发热,像有只小手在心上抓呀抓,或许就是内心的一种欲望,这种感觉像极了现在的中年生活,想改变却又无力改变什么。

  生活千差万别没法量化 只有薪水和花销才能量化,你的人生发展到什么阶段,你在上海就会有什么样的体验,“上海内涵足够丰富,容得下发展的特别不好和特别好的你,上海是很公平的,你是自强的就会得到尊重”。

  生活在哪里都一样,不一样的是你如何生活,我已经回不去大城市了,因为苏州有我爱的人和爱我的人,现在依然有很多设计师在大城市里努力工作,为了未来而奋斗。

Copyright © 2016-2018 幸运飞艇游戏平台 爱彩 版权所有 粤ICP证0774994号 丨网站地图